劫安君

正直

龙剑扇海策雁
最近阴阳师中毒
酒茨 晴博
双脸狐 狗崽

狗崽 命定之人番外之饲主篇[下]

命定之人番外之饲主篇[下]

4、
崽一个月没出现的时候我就发觉有些不对了。

这天一早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要去看崽,忍了一个月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因为家里只有这么一个男孩子的原因崽的院子在阴阳寮最里面,十分不巧的就在去的路上遇到了正在晨练的莹草。
她是一向反对我去打扰崽和大天狗相处的。
但是一个月没有见到我崽的思念之情抑制了我对莹草战斗力的恐惧,即使她整个人挂在我身上拉着我不让我过去我还是到了小院。
十分安静。
安静的让人有不好的预感。
推门进入没有受到任何阻扰,果然,屋内根本没有我家小狐狸的身影,空留一地黑羽。
我气的身子都在颤抖。
“——崽——啊”TAT都破音了。
这不重要,重点是我现在就要去黑夜山找大天狗决斗,三番两次把人拐走是几个意思!!!
然而草爸爸再一次抱住了我,寸步难移。
不仅如此,我甚至觉得她握住的那截手臂正咔咔作响。
痛到怀疑人生,泪流满面。
然后这个绿衣的可爱少女抱着她的大毛球蹦蹦跳跳晃到我身前,用她的毛球蹭了蹭我的脸颊。
“呀啊——阿爸,你哭了啊,妖狐没事的啦。”
草啊,阿爸不是伤心的哭了,阿爸是被你扯的疼哭的啊。
“唉呀不哭不哭,你看这里有给你的信。”
‘阴阳师 

    妖狐我带走了。
        
          大天狗’
……这是什么意思。
摔纸。

5、
几月后。
夜。
本已经睡着的妖狐在睡梦中难耐的哼了几声,被养的白皙的肌肤上染上一层薄红,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
“嗯……”
很热,大天狗靠的很近,几乎是把他整个人拥在怀中,呼吸平稳。许是这段时间几乎朝夕相对,妖狐看着他睡着时的面容竟是看出几分温柔来。
大天狗长的是十分好看的,不同于自己的妖艳而是那种难以触及的冷冽。
即便在两人的相处中一直是十分温和却总让人觉得看的不太真切。
怎么会…就是小生了呢。
恍惚间却是生出几分惶恐来。
说到底妖狐还是刚长成,这么多年又是被身边的人宠着惯着,做事全凭自己喜欢,大天狗比起说更愿意做,兜兜转转这么久,一个以为自己早就表现出自己的心思,一个懵懵懂懂,都没把心思挑明。
好热……
妖狐在大天狗怀里挣了挣,本就比较宽松的衣物散落开来,也不管许多,勾着他的小腿贴的更近,搂上他的腰际,埋在他怀中,呼吸急促的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般。
大天狗是喜欢把他抱在怀里的,尤其这次大天狗把他带回到隐居的处所之后更是时常会与他亲近,但是妖狐总觉得这种感觉与其说是当作恋人的喜爱不如说是…对宠物的宠爱吧。
怎么会是恋人呢…心里嘲笑自己,极少在清醒时候与他这么接近的妖狐轻舒一口气,只觉得身体愈发燥热起来。
“大天狗……”

大天狗是被屋内突然爆动的妖狐的气息惊醒的。
喉上润湿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滑动喉结,怀里的小狐狸身子一僵,伸进自己衣摆的手也是一顿,讪讪的退了出来,双手捉着衣摆蜷着身子。
“哪里不舒服吗。”把几乎缩成一团的小狐狸抱起,眼眶和鼻尖都红成一片,倒不全然像是情欲的原因。
在确定妖狐确实怀孕之后大天狗着实去研究了一番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为此他还去请教了居住在黑夜山另一侧的三尾。
孕育期的时候有父体在身旁会更好所以他把妖狐带回了黑夜山,孕育期情绪变化较大且多疑所以他诸般小心……
细细落在额头上的吻又勾起妖狐的情欲,抽噎着去拽大天狗的狩衣。
揉了揉他一抖一抖的耳尖,又是一夜纵情。

…他不说,哪里能说他不爱呢。

7、
“大狗子﹏大狗子!阿爸又去勾搭漂亮姐姐了!”软嚅的声线,扇着黑色翅膀的渐变紫小狐狸晃晃悠悠飞上大天狗呆着的树干。
黑色羽翼的男人无奈的弯起唇角,伸手抱住长相酷似妖狐的小妖,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都说了要叫爹爹。走,我们去把你阿爸捉回来。”
这段时间小狗崽在阴阳寮和黑夜山间一来一往间听了那个阴阳师不少乱七八糟的语言,还以为大狗子是夸人的话。

妖狐在小狗崽脱离喂养后还是回了人类阴阳师那边修行,大天狗也明白自己不该限制他成长,只是在他离开前夜强调了很久自己的心意。
不过短短几年当年的小狐狸突地成长起来。
然后不知道在哪里学会的,老是去勾搭各式各样的人类小姑娘。
书生装扮的妖狐一副翩翩少年模样倒真是吸引了不少涉世未深的人类少女。
蝠扇轻摇,唇角带笑,“美丽的少女啊,我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让我带你去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
“哦…?夫人命中注定的爱人…不该是我吗?”
“阿爸抱抱。”

一场美丽的邂逅被人打断那少女也不羞恼,反而有些激动的红着脸颊看着眼前一家三口的和谐场面。

8、
“阿爸,妖狐又不见了!!!”

是啦是啦,你不要叫我了,嫁出去的崽崽泼出去的水。

End

[等之后有精力补一个车…现在就先这么完结了啦

评论(5)
热度(122)

© 劫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