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安君

正直

龙剑扇海策雁
最近阴阳师中毒
酒茨 晴博
双脸狐 狗崽

命定之人番外之饲主篇[上] 狗崽

命定之人番外之饲主篇[上]

 大天狗x妖狐

有生子梗

 

 

我真傻,崽第一次被骗走之后我就应该关心他,让他感受到来自阿爸的温暖。

我真傻,莹草说崽可能会怀孕的时候我就应该注意起来而不是当作笑话听的。

我真傻,崽可爱的毛绒绒的小宝宝也被那个审美异常的大天狗带走了,我崽也被拐走了。

 

————一个痛失爱崽的非洲阴阳师。

 

1、

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就该发现了的。

 

自从崽从黑夜山回来之后我着实担心了不少时间。

在不小心听到莹草和鲤鱼椒图她们聊天内容之后我更是每天绕着崽观察他的腹部。

一如既往的平坦,这曲线,这腰线,这…prprpr

沉迷崽的美色无心其他。

然后在某一天听到崽恼羞成怒的一声“你们在想些什么啊!”之后终于放下了心。

就说我家崽是个公狐狸怎么可能怀孕嘛。

 

事实证明在下还是太年轻,居然怀疑大国手草霸霸的诊断。

 

2、

之后其实还有个机会让我发现这件事。

 

有一段时间崽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已经不是只突突两下的问题了。

你们见过突到一半明明对面没有沉睡能力的妖怪还时不时睡着的崽吗。

心疼我家崽也为了让莹草能好好输出不要老是挡在崽面前做肉盾我就让只是过来做替补的雪女送崽回了阴阳寮。

哎,看样子崽是真的病了,看到漂亮小妹妹都打不起精神了。

 

那天收获不错,回来就买了些崽喜欢的小零食去看望他。

没进去就被厚的不行的结界拦在了外边。

好吧,我知道崽是怎么了,不打扰人家办事。

不要看我现在这么平静的接受了那个黑夜山的大妖时不时来占我崽的便宜,我也是抗争过的,不过嘛,谁让我崽就喜欢这个老是掉毛的大天狗。

而且在下问过莹草了,刚成年的狐妖发情期不太稳定是正常的,这我从不能拦着不让吧。

后来知道真相的我,手黄再:)

大妖了不起啊,大妖就可以随便骚扰人家崽的吗!

 

——

结界内

 

感受到结界外人类阴阳师的气息终于远去,大天狗搂起几乎瘫软在被褥里的妖狐,

附身加快了身下的动作,趴在身下的妖狐撑起上半身,脸颊在大天狗撑在一侧的手臂上蹭了蹭,有些讨好的呻吟了几声,然后被体内突然的一个重击顶的一颤,指尖捉着他的小臂哽咽出声,

“呜…停一下,这样、这样好累…”

缓下动作退出小狐狸身体,让他转了个身后抬着妖狐的手臂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语气几分愉悦,

“要的是你,喊累的也是你…不如自己来?”

妖狐眯着眼睛抽泣,眼睫上都挂着点点泪滴,要落不落,软软的哼了几声大天狗又软下心来。

 

妖狐状态不太对。

即使是在情事上一向纵容他的大天狗也觉得最近几日过于纵欲了。

看着小狐狸明明困倦的不行还不停索要的模样皱起了眉头,即便是在之前的发情期他也不曾这般渴求与自己的肌肤相亲。

待会去找莹草看看吧。

 

 

 

3、

莹草半夜被叫醒的时候是抓狂的,还穿着睡衣就被吵醒的觉提着丢出了房间。

然后被提着衣领上了天。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拍,莹草终于清醒了。

“大天狗大人…?”

终于被放下来的时候莹草的脸已经被风吹的冻僵了。

“妖狐好像有些不对劲…”大天狗顿了一下,还是没说出缠着自己要个不停这种话,只是让莹草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哦,有对象就可以打扰草睡觉的吗,生气。虽然心里这么想啦,莹草还是很认真负责的。

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有点像是妖狐发情期的气味却又更加甜腻。

妖狐已经侧躺着睡着了,脸颊还泛着潮红,眼角隐隐还有些润湿。

莹草已经想到妖狐怎么了,红着脸再确认了一下之后拉着大天狗出了房门。

“…嗯…妖狐他没事…还有恭喜大人。”

“?”

莹草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腹部。

……

 

哦……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啦……

喂!不要以为你把我养大的我就不会生气的!你要看媳妇先把我送回去啊!!!


tbc.

 


评论(9)
热度(159)

© 劫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