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安君

正直

龙剑扇海策雁
最近阴阳师中毒
酒茨 晴博
双脸狐 狗崽

命定之人[下]狗崽

命定之人[下]

大天狗x妖狐

依旧十分的ooc

 

大天狗和妖狐两个人粘粘乎乎卿卿我我的时候,阴阳寮这边已经闹翻了天。

阴阳寮的主人是个没什么追求的阴阳师,每天的日常就是带着家里各种方式来的式神去各地打劫鬼怪,并美名其曰贴补家用——事实上阴阳师穷的只剩下钱这个事情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本来今天阴阳师不准备出门了,妖狐从昨天开始就看上去不太舒服,让人有些担心。

最后还是被莹草以给妖狐打零食这种理由拉了出去。

一回家就发现自家崽不见了。

这下可是闹起来没完没了了。

没办法最后还是去了平安京有名的万事屋[划掉]阴阳师安倍晴明家。

对他们的到来安倍晴明似乎早有预料,抱着茶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唤了身旁的式神去寻八百比丘尼来。

“噗,确实像是万事屋了呢,晴明。”

红色眼尾的阴阳师闻言眯起了眼睛,看向忍笑的年轻武士,认真道,“如果是博雅的话,什么时候都欢迎你来。”

“唉呀,晴明好像随随便便就说出了很不得了的话?”

 

没人注意到一直站在阴阳师身后的莹草脸上一闪而过的纠结。

…现在过去的话…应该已经不会打扰到大天狗大人了吧…

 

 

八百比丘尼也没能占卜出妖狐的具体位置,只知道一个大致的范围。

莹草等到阴阳师身边终于空了出来之后和他讲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并拜托他拖延时间,狐狸样的阴阳师正在犹豫时僵尸少女疑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阿勒,你们是在找叔叔吗,他被大天狗哥哥带走了哦。”

 

 

于是现在一行人像是踢馆一般来到了黑夜山。

到了黑夜山之后阴阳师的那些个式神莫名的都活跃了起来,一个个都对地形十分熟悉的样子,着实让源博雅惊异了一翻。

年纪尚轻的阴阳师自己其实也有些懵,摸着后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这些个其实都不是我的式神啦,看着可怜就捡回家养着了。”

“…晴明…现在的阴阳师,都这么善良的吗…”

已经从莹草那边知晓全部真相的安倍阴阳师挥没有回答,心里倒是有些明白大天狗为什么要把妖狐寄养在这个阴阳寮了。

真是安逸的成长环境啊…

 

[就是这么凑不要脸的非洲阴阳师,崽是主力ヽ(;▽;)ノ只能供着养啊]

 

——

博雅带路莹草引导绕弯路情形下最终还是多废了一些时间才找到大天狗的隐居的住处。

不说他在衣着造型上的怪异审美的话,大天狗还是一个很有品味的人,这一点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的源博雅最能够体会。

居所的结界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薄弱的被莹草象征性的一吸就破开了一个两人高的大洞,看着刚拿出信物准备拜访的武士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手持蓬松团子的绿衣少女呀的一声害羞的躲到了宿主身后。

看这个阴阳师还是一点都没有看出自己家的式神到底有多强的耿直boy源博雅正准备提醒他一下就被身旁的晴明按住了肩膀,

“这里还是让博雅来带路吧,有什么事之后和你解释。”

博雅有些不解的皱眉,抬头哼了一声接受了他的说法。

 

之前说过的,大天狗除了衣着上的品味让人咋舌之外其实还是很懂得享受生活的。

踏进结界之后,五颜六色各种品种的花堆砌起来的院子让方才还夸过大天狗品味的源博雅立马就想把自己说过的话吞回去。

“啊,因为很久没开过花了所以被小妖怪们种到院子里来了吧。”莹草探出半个身子怯生生的说道。

“没想到居然开花了,果然是春天到了啊。”

 

——

大天狗在莹草打破结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人已经到了,坐在卧室走廊的木板上等待众人的到来,嗯,带着他奇丑的面具。

“来找妖狐的话你们可以回去了,事情结束之后我会把他送回去阴阳寮的。”

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是要送客的意思了。

 

大天狗这个态度,性子比较急的博雅立马就炸了,挽着袖子上前就要他说清楚,

“你这家伙,以前奴役那些小妖的事还没解释清楚呢,未成年小妖你都不放过。虽然这只小狐狸确实挺能打,但是你有什么事非要…欸?门后是你丢的那小狐狸吗?”

只见大天狗身后的门推开一个缝隙,露出一对紫色渐变的耳朵,然后妖狐的头钻了出来,“大天狗大人你有看到我的扇子吗…?”

…至于妖狐身上那件宽松的完全遮不住的暧昧痕迹的衣服,完全没有起到一件衣服的作用。

 

不过即使如此,那一天阴阳师还是没能把妖狐从大天狗那带走,一是阴阳师在和自家崽谈话期间大天狗一直坐在一旁,盯的阴阳师很怂的支支吾吾半天没讲出想要把人带回去这个重点。

二是妖狐的发情期还没有过去,还要大天狗的帮忙。这一点阴阳师原本是不同意的,这不是把自家崽送上门给人占便宜嘛,不过不知道后来莹草拉着她讲了些什么嘿嘿嘿笑着就同意了。

 

真是让人感觉到背后一凉的笑声。

 

——

妖狐回到阴阳寮之后发现不管是原本躲着他走的鲤鱼精椒图还是一言不合就吸他的莹草最近都对自己十分的友好。

只是经常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肚子…

就这么几周过去了,把面具给跳跳妹妹玩的妖狐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怀孕?!!!小生原本还很奇怪你们怎么……原来…你们在想什么啊!”

公狐狸妖狐感觉自己的尊严收到了侮辱,气的夺回自己的面具带上占着庭院里最适合午睡的树下趴着睡着了。

迷糊间感觉有什么东西擦过自己的脸颊,痒痒的的感觉让他有些烦躁的甩了甩尾巴。

“大天狗大人……”手握巨大毛球的少女有些疑惑地看着方才一直在树上的男人,也许是妖狐地原因今天他并没有穿那身被嫌弃的不行的衣服,完全露在外面的俊俏面孔上并没有莹草以为的愤怒或是什么,反而透着微微的暖意。

“辛苦你了,去和她们玩吧。”

“为什么…大人没有…”

“现在还不是时候…”黑色羽翼的男人将已经睡熟的狐妖拥进怀中,手指在他的面具上一抚而过还是没有取下。

他对自己的感情和依赖完全还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慢慢来吧,这种软硬不吃还狡猾的不行的小狐狸。

“…总有一天…”

熟睡中的妖狐抖了抖藏在发中的耳朵,身体悄悄放松更加贴近这个怀抱。

 

小生到底怎么想的,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今天的阳光,真是晒的人暖洋洋的啊。

 

end

 

[咳,所以到最后全文也和标题没什么关系…

文笔比较差,凑合能看懂我写了什么就万分感谢了ヽ(;▽;)ノ

也许会有后续吧…婚后段子,妖狐视角和莹草视角什么的,不过懒癌患者orz

 

 


评论(2)
热度(143)

© 劫安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