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安君

正直

龙剑扇海策雁
最近阴阳师中毒
酒茨 晴博
双脸狐 狗崽

命定之人[上] 狗崽

信了产粮玄学的邪
脸崽,阿爸是爱你的[但是这和阿爸喜欢看你被♂没有冲突
不好吃( ; _ ; )/~~~
ooc

cp:大天狗X脸狐
…十一连依旧没有大天狗😭

妖狐醒来时阴阳寮中已经几乎没有妖怪在了。
从窗户看去也只能看到几个在庭院里扫来扫去的帚神和一些妖力微弱的小妖。
想来其他人应该都是被阴阳师带走了。

翻身下床,身体还是昏昏沉沉的使不上劲来,刚成年的狐妖赤脚踩在木板上竟然觉得有些冷,奄奄耷拉着的尾巴也被这感觉激的猛的一颤。
如今不过才是初秋而已。
严严实实地裹了好几层衣物,妖狐这才终于觉得暖和了一些。

“小妖狐你醒了啊,”说话的是一个帚神,年纪比妖狐还要大上许多,“桌上有莹草姑娘留下的汤药,说是让你醒来就喝了。”
转头看去,那边的桌上却是有一碗看不出来是什么的灰褐色液体,散发着不怎么可口的气味。
莹小草不是还在记恨前段时间啃了她一个黑丸子的事情吧…只少许抿了一口妖狐皱着眉头放下了药碗,摇着蝙蝠扇暗叹。
明明只要一个治疗术能解决的问题…果然是报复吧。
这么想着的妖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鼻尖嗅到的若有似无的香气也当作了庭院里新开花朵的气味。

只能说…谨遵医嘱,不要做死(笑

——
问题在不久之后凸显出来。
身体涌上来的热度让妖狐软了脚,攀扶着树干才不至于让自己跌倒。
空中落下越来越多的黑色羽毛,偶尔有几根擦过他的脸颊,带起轻微的酥麻感。
吸引他到黑夜山来的笛声逐渐接近,戛然而止。
妖狐半垂着眼眸倚在树下,迷迷糊糊间感觉被一片阴影笼罩,还未看清来人的模样就被捏住颈后的软肉,敏感处被人拿捏磨蹭,动作间传达出的温柔让他感到安全,温顺的搂住那人的脖颈,沉沉睡去了。

大天狗寻着气味找到妖狐时,正处在发情期的小家伙半蜷着身子躲在树下,意识已经不太清晰,妖力减弱使得幻化的人类伪装也难以完全维持,部分已经变回狐妖的样子,发间露出的两只毛绒绒的狐耳萎靡的垂下,倒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解开碍眼的面具丢到一旁,试探着揉捏他的后颈,把软着身子向他撒娇的小妖狐搂在怀中,愉悦的勾起唇角。

“哥哥哥哥,大天狗哥哥抱着的那个人好像是尾巴比番茄还要好摸的那个叔叔啊。”
也是追着笛声而来的跳跳一家来到大天狗带走脸狐的树下,跳跳妹妹捡起落在草丛里的面具。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1725784159035

评论(21)
热度(183)

© 劫安君 | Powered by LOFTER